欢迎来到悦读文库! | 帮助中心 行业资源交流与分享平台
悦读文库
全部分类
  • 招标采购 >
    招标采购
    常用模板/表格 PPT模板库 往来文书 工作总结 活动策划 工作计划 规章制度 解决方案 调研文书 事务文书 股份制文书 统计图表 简明教程 招标投标 传真信函 会议纪要 产品手册 课程设计 教学培训范文 通知/申请 求职简历 说明文档 演讲稿/致辞 其它办公文档
  • 商业/管理/HR >
    商业/管理/HR
    4a 4c 商业计划书 创业/孵化 市场营销 经营企划 销售管理 营销创新 宣传企划 资本运营 代理连锁/招商加盟 商业合同/协议 公司方案 企业信息化/信息管 管理学资料 企业文档 广告经营 财务报表 项目/工程管理 物业管理 质量控制/管理 企业文化 绩效管理 商务礼仪 励志书籍/材料 人事档案/员工关系 薪酬管理 招聘面试 咨询培训 劳动就业 劳务/用工合同 其它文档
  • 办公文档 >
    办公文档
    思想汇报 工作计划 调研报告 求职简历 通知/协议 演讲致辞 合同协议 学习计划 职业规划 自我鉴定 面试技巧 申请书 招标投标 传真信函
  • 行业资料 >
    行业资料
    食品饮料 化学工业 展会/博览会 国内外标准规范 造纸印刷 纺织服装 家居行业 酒店餐饮 物流与供应链 室内设计 工业设计 家电行业 生活/日用品 航海/船舶 水产/渔业 传媒/媒体 公共安全/评价 畜牧/养殖 林业/苗木 园艺/花卉 农作物 轻工业/手工业 教育/培训 零售业 水利工程 农业工程 系统集成 冶金工业 金属学与工艺 社会学 武器工业 能源与动力工程 原子能技术 文化创意 航空/航天 石油/天然气工业 矿业工程 交通运输 旅游娱乐 实验/测试 其它行业文档
  • 经济/贸易/财会 >
    经济/贸易/财会
    经济学 资产评估/会计 贸易 市场分析 网络营销/经济 商品学 进出口许可 财政/国家财政 税收 稽查与征管/审计 综合/其它
  • 学术论文 >
    学术论文
    毕业论文 期刊/会议论文 管理论文 大学论文 开题报告 社科论文 文学论文 经济论文 法律论文 医学论文 哲学论文 艺术论文 通讯论文 自然科学论文 论文指导/设计 其它学术论文
  • 研究报告 >
    研究报告
    信息产业 农林牧渔 统计年鉴/数据分析 商业贸易 产业政策 石油化工 金融 教育 冶金 轻工 交通 制药行业 安防行业 煤炭 新能源 国防军事 技术指导 综合/其它
  • 资格认证/考试 >
    资格认证/考试
    本科教育 研究生教育 英语学习 资格考试 小学教育 幼儿教育 中学教育 高中教育 公务员考试 专升本考试 建造师考试 教师资格考试 全国翻译资格认证 成考 自考 司法考试 微软认证 网络工程师认证 注册会计师 医师/药师资格考试 会计职称考试 报关员资格考试 人力资源管理师 安全工程师考试 出国培训 资产评估师考试 技工职业技能考试 银行/金融从业资格 计算机等级考试 营养师认证 物流师考试 证券从业资格考试 注册税务师 理财规划师 建筑师考试 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其它考试类文档
  • 研究生/硕士 >
    研究生/硕士
    专业课 考研政治 考研数学 考研英语 MBA/MPA 法律硕士 辅导咨询 综合/其它
  • 高等教育 >
    高等教育
    大学课件 研究生课件 工学 理学 习题/试题 历史学 农学 教育学 哲学 科普读物 政治/理论 专业基础教材 生物学 语言学 微积分 统计学 实验设计 其它相关文档
  • 中学教育 >
    中学教育
    论文 报告 演讲稿 计划 教学课件 高考 中考 高中教育 初中教育 职业教育 中学学案 中学作文 中学实验 高考英语 试题/考题 竞赛题 教学研究 体育理论与教学 音乐美术 视频课件/素材 其它中学文档
  • 幼儿/小学教育 >
    幼儿/小学教育
    小说 培训招生 幼儿教育 小学课件 学习方法 小学教育 课外知识 小学学案 小学考试 爱心教育 其它小学文档
  • 换一换
    首页 悦读文库 > 资源分类 > TXT文档下载
     

    《金陵十三钗》(全本)作者:严歌苓

    • 资源ID:224       资源大小:67.00KB        全文页数:60页
    • 资源格式: TXT        下载权限:游客/注册会员/VIP会员    下载费用:5
    快捷注册下载 游客一键下载
    会员登录下载
    三方登录下载: 微信快捷登录 QQ登录   微博登录  
    下载资源需要5
    邮箱/手机:
    温馨提示:
    支付成功后,系统会自动生成账号(用户名和密码都是您填写的邮箱或者手机号),方便下次登录下载和查询订单;
    支付方式: 微信支付   
    验证码:   换一换

    加入VIP,免费下载资源
     
    友情提示
    2、PDF文件下载后,可能会被浏览器默认打开,此种情况可以点击浏览器菜单,保存网页到桌面,既可以正常下载了。
    3、本站不支持迅雷下载,请使用电脑自带的IE浏览器,或者360浏览器、谷歌浏览器下载即可。
    4、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-无水印,预览文档经过压缩,下载后原文更清晰   

    《金陵十三钗》(全本)作者:严歌苓

    金陵十三钗 【内容简介】严歌苓讲述的每一个关于中国人的故事都那么独特、复杂,并富有深深的感染力。她笔下的人物如此丰满,而且她是通过对那古老的、男女关系的新诠释,探索和表现他们的处境,作品以诗一般精细的语言进行陈述小说金陵十三钗摹写的是“特殊女人”的言行心态,作品中,她把十三个风尘女子放置于一种特殊的文化和道德的背景之下,进行心灵的剖析和人性的拷问,带给人们的自然是一种剥丝 般的 。小说 2006 小说 十 小说 、2006 中 小说 小说 。金陵十三钗 子的 一 一个人。⁄说, 一个女人。,她ƒƒ老,事都她‹。› –她†‡的 , 现 一子的女人是个女。 她和 ‚„的”,她是那一行的 。‰新 的语言, 是人物。一ˆ˜ ˘ , ˙ 行的对˚ 的˝˛“ˇ, 老 。她 人 , ˚ 的一 有 的“ 的 。是她的 Ł她的。 Œ 的人 , 的 ı 她的 ,ł她‰的是œ一个 。Œ 进 ˝˛ , 一个小”。五十 前,˘ 的˙万人空巷,市民们宁 中暑也要亲自来目睹耳闻糟践他们˘ 的˚ 人的下场。˝˛“ 内 都得无缝插足, 轻的 感觉墙壁都被化,每一 推搡,它都变一 形。˚ 人屠城后˙的剩余人口此刻似 都集聚 Œ内 , 半 路 ıı 传达的 言也解恨。的 远远看 她的背影。还是很好的一个背影,没给糟蹋得不成形状。 围的人 撕Ł一条缝来万人的汗气蒸得湿淋淋的。 伸Ł‡,拍拍˙三十 代最著的流水肩。转过来的脸却不是 记忆 的。这是一张似是而非的脸; 后来猜想,那天生丽质的脸蛋也许是被毁容又‡艺差劲的整容医生修复过的。“赵玉墨””只有 十岁的 小声惊呼。叫赵玉墨的女人瞪两只装糊涂的眼睛。“ 是 啊”说。她摇摇头,‰典型的赵玉墨 说“ 人。”三十 代˙的 子们都 „赵玉墨,都 ı她有 的歌声。的 不 不 ,, 她, 是被赵玉墨和她的 们 下来的女 生之一啊不 ,赵玉墨 是 不 „她。她还‰赵玉墨的眼 她一眼,把赵玉墨 的、毁容中 的下 一 , ‰赵玉墨带 口 的˙ 说“赵玉墨是一个”说这⁄,她ƒ 身前一“人的背和后一“人的‹›之丽的下 ––⁄†‡,没人 这下 的 丽‚ 前„”她带来的不。然无Œ赵玉墨,也 后背和‹›路;没人ˇ 她行ˆ。她只是 么进来的 么Ł Œ内 的ı˝˜中身而˘,赵玉墨˙没。也 那 , 的 她的˚,无 赵玉墨变得如˝不˛赵玉墨,她一 ˇ 的下ˇ。有她是˚ 记˜的记 中是她˚ 老 Ł来的,最“一个 ,是她 十 、 、 一代的民 集的 无 。 这个 的 , 看937 12 13˚˙ 城”自身的 Ł,以她和Œ 们身的 的置。 给她 ˙ 前的“ ,以“ 那个惊 ı的、 小如 ł的生œœ这 是 十三岁的 , 。金陵十三钗 一一下子 来。 她 现自 ˙ 边。”是清晨五 多,或˜更早。更早,至多˜ 半。她不是被突然哑的炮声惊醒的;万炮齐喑其实也˛万炮齐鸣一 恐怖。她是被自 下体涌Ł的一股热流弄醒的。热流带一股压力,终于冲Ł一个 口, 是这”醒的。她的初潮来。她赤脚板,感觉刚刚还滚热的液体˙冰 冰 。她的 左边,“‰七张⁄ ,隔一条过道,又是七张⁄ 。远近的楼宇房屋被烧,火光阁楼小窗的黑色窗帘透进来,使阁楼 的空动荡。 借光亮,看Œ 们的睡态,ı她们又们的梦 仍是和平”代。披棉袍,向阁楼的门摸不是个与⁄平垂 的门,楼下看它不过是天 板一个ˆ形›子,供检修 路或屋顶堵漏的人偶然Ł 的。昨天 和Œ 们来 教 ”,教 的英格曼 父 她们,ł量待 阁楼,小解有铅桶,“解 下楼。ˆ形›子与梯子‚连,其中有个巧妙的机械关节, ›子被拉‰的Œ”,把梯子向下延伸。昨天下午,英格曼 父和阿多那多副 父带 和 女子 校的十个女 生赶,备搭乘傍晚” ,轮渡浦口回来,却突然批重伤员。重伤员都伤 自 人枪弹下,因他们 令前撤遭遇的友 队的 。友 队把撤˘“ ,‰机枪 ,‰小 炮 ,‰ 。撤˘“ 撤 前˙ 令 毁重 ,此刻 队的枪口前,成一 子。›解 ˇ,撤˘ 队˙伤 。 或许Ł于内 , 一 他们子弹的伤 边 。 父和女 生们 这 们的轮渡。”英格曼 父 晚的 边 ,有枪的鸣枪,有 的 ,他‚˚˚ 也不过如此。于是,他和阿多那多副 父带队,教 员阿和陈⁄ƒ,和Œ 们又带回教 。他向女 生们 ,›天亮的”一 ˇ实 不剩一条后路, 是“‹。›英格曼˛,光–好的城墙和 ,†想‡城都要 个 天”后的 十 一 ⁄惊⁄回想一ˆ三七 十 的中国 都˙ 得多‚”˙„一“”人生的英格曼 父 自 的格‰中 解‰ ,使他和女 生们 过最后的 生机ˇ。这是一个的 过,它 要一场“ˆ来更˜。十三岁的 阁楼口˘的˙梯子 ⁄下来。她的脚ˇ ˚装 场的⁄ ,感˛ˇ的十 来, 远处偶然 Ł的 声枪 , 围非 ,连她自 身体的行进,都黑 Ł轻的 声。此刻她还不 道这 得不妙,是一ƒ城 放 ,ƒƒ 的 。湿 的 中,她的脚都 „ 场这头一 十 张子,供 生们装˚和讲‡ ‰。现 教 的女Œ “多 都是 ,只有两个˛ 这 ,父 因故Ł 国 和 ⁄。 这父 是有‚Ł的, 心不回和 队都不想要的 都˙。赤 下身,桶前,好 而 ⁄感 如˝ 过来,ı动 , Ł深ł液体”,不清 的 墙 ,是 一个 œ 的 ˚清晨。成 膏药旗的 ˜进 ˙,城门洞‰, 侵˜ 捣城 深处。一具具尸体被履带 ⁄ ,血 之躯眨眼乱之路, 沥青底 影。此刻十三岁的 只 一种极耻辱, 是这 的雌性血;她朦胧懂得由此她成 各种邪 事物的 体,并且这 体不加“ ⁄一切妖邪提供沃土与温床,任他们植根 芽,结Ł后果。的 是 这个清晨结束她混沌的女童”代,她两腿被裆距 ;她 是迈这 不甚雅的步子 。哥特式的教 钟楼 天前被炸毁,连Œ教 朝街道的“门一块塌成一 废墟,此后Ł 都是–一个小小的边门。某处的火光衬映那坍塌的轮廓,沦废墟也不 “雄伟。主楼她 场‚隔一条过道,过道一头通向边门,œ一头通往主楼后 的一片草坪。英格曼 父 它胜于自 的被褥,自豪⁄ 他的教民,这是˙最后的绿洲。 十 来供教民们 行义卖和眼下 一张“的星条旗和ł十 旗。草坪一 绵延 春夏,绿草浮 英格曼 父的ł色砖房,是一道人得童 的景。东边升 弱的ł霞。这是一个好天。很多 后, 总是”恨⁄想˙的 ˚居然是一个好天迈被毛巾隔 的两条腿,不灵⁄ 回˚ 场。爬楼梯后,她 进 梦乡的和平。天亮”,女 生们都 来。是被楼下暴 的女人哭闹惊醒的。阁楼有三扇扁挂放空袭的黑窗帘和米子纸条。纸条此刻被女 生们掀‰。那小窗 以勉看右脸蛋 窗框,看后院奔向边门,又宽又袍他扬风帆。英格曼边边喊“不翻墙没有食品”一个女 生“胆子把窗子 ‰。现 她们 以轮 把头伸Ł边门 的围墙 两个 轻女人,的那个,˛ 来的新 。œ一个被 披肩,下 旗袍一个 也不 ,任一 春、夏、 、 各色 Ł来。女 们 楼看 不过 ,一个个爬下梯子, ˚ 场的门口。› 加 ˇ中,墙 的不 是两个女子,而是˜个。英格曼刚 的那两个,˙成 教 的土⁄。连赶来 的阿和陈⁄都没 这个 的 头 队。英格曼 父 现 场门口聚一 语的女 生, 来,对阿说“把 子们 ,她们看 这女人”他那因水而被⁄ƒ的以他看 来“然 。“‹眼前的‰ ,这的是一 不›进 她 中有那 – 故的,此刻 Œ 们“都是 子 的。”“†么是 子”“‡ 边的子”阿多那多副 父主楼冲Ł来, 喊“Ł 不‚容‹民”他„英格曼 父 轻 十多岁,脸„岁 老,头 又„脸老。他 叫Œ„,教民们亲热 来,叫他扬 Œ„。Œ„⁄道的扬 一Ł口,女人们的哭闹”突然来个‰ 。然后她们˚自 耳无 ,喊Ł与 ˆ、˜头一 ˜˘˙的扬 的,实是眼前眼 ˚的和 。一个 十˜五岁的 说“ 们是 边 来的 ˝翻, 也惊。现 城 都是˚ , 们“”一个是十七˘岁的 ;“ “连 的⁄˛都不ˇ, 是进要人子 ⁄插”一个˙滚滚的女人说“ 国“使 有个 人, 来 们,昨天 又 。不‚ 们 ‹ 他一场 ”一个满不 的声 说“˚他 来 的”, 个个都是 ”这种 生 ⁄弄得心乱 。阿来拉她,她 ‰。她 现其他女 ˙回 陈⁄˙得令‰˙ 们 侵。他左一 右一 ⁄空 ,把 ˘还给女人们“ 们行行好 们进来也是个 要么Ł ,要么 。 生们一天 两 Œ的,的是 的水,行行好,Ł”˙ 每一记都ˇ 水门 ⁄ 和砖墙,一记记回 他的 口和‡,最 的是他自 。那个 十˜五岁的 突然朝英格曼 父下来,垂头,于是 看 这个她终生‹‹的背影。这是个被–脸来 ƒ的背影,也有脸的表 和 ‰。 下的” 进一步 现,不是她的背,她身无一 处,处处都ˇıˇ”ˇ一 妙的哑语。此刻 ı英格曼 父 ł他三十 来 的中文, 与她 ł,无非还是陈⁄那 ⁄没有,水没有,⁄˛也没有,人多 也没有。英格曼 不达‚”, œŒ„把他的中国 翻成扬 中国 。女人的背影生根,肩 和却一 没有 表达。她说“ 们的是不 重,不 搭 ;不过 们只好 。 贱的,譬如猪狗,也配 得利索,得不受罪。”不不说这背影此刻是庄重典雅的。说说,˛ 她后脑勺的 髻突然崩溃,流泻一肩。好头 英格曼 父 ⁄ 她,他庇ƒ的女 生中,有 人的父 是流人士,也是他教 多 的施主。他们 天前都 过 来,要 父 ƒ她们免受任˝ˆ 的侵害。他一一 回 ,以他生–承诺。Œ„心,还 成扬 乡亲。他‰英文对英格曼 父说“这种语言现 是没Œ叫她们懂的必得换一种她们懂的语言œœ陈⁄, 演 台的孙猴子呢 真格的”阿˙放 扭送 。此刻他扑Ł算夺过陈⁄‡– 动的˙ 。一个女人坠楼一般坠 阿怀„,差 把阿的脖子彻底砸进胸˘。女人 往跌倒的阿身一睡,痢痢斑驳的貂 “ 滑散‰来,露Ł一净光的身体。缺 „的阿此生只 过一个光身女人, 是他自 的老婆,这”吓得啊‚一声 叫,以她 此成一具 尸。趁这个空,墙头的女人们都˛雨前田鸡一 纷纷 跳,ˇ进院内。还剩一个黑 粗壮的女人,墙 又拽三˜个形色各异、 色‚仿的 轻 。Œ„一阵绝望“还得啊‡ 一整条 都 这 –岸”无 如˝他是 职人员,动粗是不妥的,只粗 。他 女人们“声说 “ 们这种女人怕么事啊怕 们欢迎˚ 好 个女人一块回嘴“还是和 呢 么这 讲 ”“想骂 们好好骂这„骂人的 还丑啊”阿想不 不 的女人胳膊 脱身,但女人缠劲很“,两条‹胳膊简 是型章鱼的撕扯缠得越。英格曼 父看的洪水猛兽˙ 不 ,悲 ⁄垂下眼 ,叫阿脆 ‰门。看那个较好背影慢慢升 , 来是个 身材的女子。此刻,被 得 蓝的石板⁄ 给这 łł绿绿的女人弄污一片。女人们的箱笼、袱、ł粉黄绿的绸 被›也进来,缝隙 拖Ł五彩下水似的 绳、物件的带子。此”并不 道,她 闻的是后来被史 家称最丑 、最残酷的“屠杀中的一个细 。这个细 边,处处 陈˙市民的尸体, 路两边的“水沟成“血沟。她还得›许久 道好歹, 道她是个多 运的 子, 父和教 的 墙她略和声 ;人头ˇ⁄,胸膛成一眼ł色喷泉”是有独一无 的声 。她场门口,思 突然 要不是她父 的自 、 ,他们 么 这个”刻 把她 这 ,这 女人进 她净的眼睛她一 怀 父 他们的小女 ,现 她 以 怀 ;他们 是 她的 。父亲得进修的机ˇ,很 他只带小女 小女 还没,不ˇ越 行Ł 。 亲亲,说更重要的是想œ 国的医生给小女 。父 都 说,一 是很的,转眼一家˜口的 聚。真是很想得‰,早早受 的一ˆ想‰;承受不 道的“女 宽 他们自 远 宁 乡下的 婆和 来要 来‹, ,但一路 乱,往 的水路 路都是风 ,˘ 多 的 ˇ是一场生 ‰, 说老人们自 他们的庇ƒ并不于英格曼 父和他的 国教。他们 还 记 的 ,Œ 们一道,好歹不ˇ 。 不 的”总ˇ想,她心 ” 父 ,甚至 ,眼睛却近一步张“这个妖精是 么 阿怀 貂 “ 的两片前 ˙彻底 ‰ 色的清晨‹光一 ,一具 体妖形露, 黑色貂 中˛流 Ł来的一不的 。她赶⁄回门 。久, 脸的热 ƒ下种不 的东 要十个 来一 爬梯子,回女 们还 三个小窗前 。 有米 形纸条都被“下来,黑色窗帘然‰,三个扁 们的看 ‹。楼下的‰ ˙不 ‚›,女人们˜处乱 的、的,个 叫œ一个 扯 一 墨绿色›绿 披风,对和 们„⁄说,一 都 ,不–⁄ˆˆ,只好 此体†一下。说她‡一般 披风后 。Œ„‰英文叫喊“动物动物”英格曼 父 近十 ,光是 中国 „过两场乱、 ‚混, 他来不必目睹如此不„的场 ,不必”受如此粗贱的人›。 父有个 要 , 是‰他的 雅胜粗,于是对ˆ越粗,他也 越 雅;最终达,˜如此刻,他‰ 平‰的 说“œ ,阿多那多 生。”然后他扭过脸,对 们, 那个刚绿 后 Ł场,两‡束带一脸的 ,ˆ文˜ ⁄说“然˘小 要进˙这 ,作 父, ”“家 。”Œ„‰一 门喊Ł英语“ 父,放她们进来,还不如放˚ 进来呢”他对两个中国 说“ 都给 Ł 没有一个个的,˙ 这 作 ”身˙˚的 此刻叫一声“ 啊”人们看过现她不是 真叫的,目光带一 无的ı‚。“这个 人动‡动脚”她 推她的阿说。阿˝道“个动 ”“ 个 炮子的动老˛”她把胸ˇ拍得 。阿 口道“动又 人动得 动不得”人们看Ł来,阿此刻也不是 真的。“ˇ。”英格曼 父‰英文说道。阿却还没ˇ, 那个 骂。他又‰中文说“ˇ”其实英格曼 父看Ł陈⁄和阿˙ 中 变, 们˜ 中 。Œ„说“ 父,ı”“œ ı,放她们进来。”英格曼 父说。“至少 天一天她们待 这 ,›˚ 人的 成,城市的 任由他们 来, œ她们Ł 民 以 著称,‚˚他们的 队很ˇ结束的混乱状态。”“一天不 结束混乱状态”Œ„说。“那么,两天。”英格曼 父说转过身,向自 居处 的 ˙ ,因此他不 给任˝人 的余⁄。“ 父, 不Œ‚”Œ„ 他身后“声说。英格曼 父下来,转过身,又是雅不 耐。他 ⁄回 Œ„ “ 道 不Œ‚。”然后他 转身 没说的 „说Ł的 更清“ 不Œ‚要 ”这”英格曼 父以 雅 Ł的 和 是很‹ 的。Œ„阿多那多生 乡下,是一对‚“利 的 国传教士的 子,对中国人很˛⁄“户或 ,把他们看得贱他 ›。英格曼 父又因Œ„的乡而把他看得贱他 ›。一个 少的 此刻˜往˚ 场 ,她看 阁楼露Ł女 生们的脸, 进那 一 不,至少温 Ł。Œ„她后 一把扯 她。她一个水扭,扭ŁŒ„的Œ。Œ„又来一下,这 Œ 她 肩的袱。袱是粗 的,不˛她身的 袍那么滑 ,Œ„的‡„较好 力,这 把她拖Ł 场的门。只ı一阵Œ 的 声,袱下 子,下一场ˇ 子。光那 ⁄有声的脆˚劲,也ıŁ是乘质⁄。粗 黑 的 叫喊“ ı, 一个 ł 撕 的“œ”叫 ı的 少 喊回“œ是黑猪的好连那黑一块撕”Œ„ 来˙放 ı, 她突然骂得如此不„ 耳,恐怕还要不„ 耳⁄ 下来,他 扑她连推带往 。“Ł滚阿给她‰门”Œ„叫。“ 天脸 亮, ”要 “汗似的。ı说“ ,老 是 老乡吔” 她脚下一趔趄,噪 冒个 “老 , 不–”她混沌未‰的 孔下 ,身体足斤足两, 么推 么弹回来“老 教育教育 小老乡 啊 满十五吔玉墨 帮 老 个 ”叫玉墨的 此刻˙‚拣好自 的行李、细软,朝纠缠不清的 ı和Œ„ 过来,一边ı嘻嘻⁄说“ 那嘴是›卫生卫生œ老 教育还不如给 个卫生球 。”她 Œ„和 ı之ˇ 架, ı给她拉 阿良家男子变成 荡 子只 十 钟。此刻他 颠颠⁄ 们带路,下 的仓库下榻。 们 她们的猫步,东张 望,对教 的一切评头 足,阿 窗台的 记 ,那个背影 妙的 叫赵玉墨。刚 的 她还看Ł,赵玉墨是 中的主角,似 也是头目。之后她解叫“褂头的”˙‡ 的 森严,˛博士、硕士、 士一,一是一的身份、水平、供奉。并且这›是 众评˛的。 这ˆ ,˙人自古 是非 糊,一代代文人 子都讴歌 ,‡˘ 都 他们文章 –˜ 人物。十三岁的 不久 道,赵玉墨是她们行中最 的,›于五星“ł。也如Œ 阶,‡ 的女人都 务”佩戴星 ,赵玉墨的章有五颗星,客 看钱,还 以默 自家口袋 银两提前掂量, 玩得 玩不 。金陵十三钗 晨祷”枪声 ,似 城市某处又‰Ł一片场,枪声 得又 又急。中午,“筹的Œ„回没拉回来,坏 息带回来。 路中国人的尸体有三˜岁的,也有七˘十岁的,一女人是赤下身 的。炸弹 路 炸Ł的坑洼和 沟,都‰尸 是ı不懂˚语 斥的,凡是 枪 掉头 的,场撂倒,然后 作修路材 生们早ı射 , “的国际 员们怀 是˚ 队 枪 凌晨投降的中国 人。Œ„说,对女 们ı一下,又看一眼英格曼 父,他的‚思是, 父的˛,这 的血腥‰ 一两天之内 么ˇ回归 这是午餐” 供 职人员‰餐的十个女 生。英格曼 父自女 们 教 ,招呼陈⁄把他的两餐麦片粥或汤 送 ,他‚˚ 严要–距 和隔膜来维 ;和女 生之少要隔一块草坪的距 。但这天他一ı说Œ„阿多那多 “回来,放下麦片粥 过来。“ 以,食和水是最的问 。因 们‚十 女士。”Œ„说。“⁄,”英格曼‰口问道,“ 们还有多少食”陈⁄说“还有一 粉,米只有一升不 是 那一 嗯,不过还有两桶酒。”Œ„瞪陈⁄一眼,‹道酒 以 脸 澡 ‹道酒泡茶,水煮饭下 ł讲不‚的屁 十岁的陈⁄也 ⁄回敬Œ„一眼,水少“人 以多 酒, ˜ 酒水似的。英格曼 父居然说“„ 想象得好。”“一 粉这么多人两天 风Œ„ 小脾气对陈⁄说, 么办呢他又不对 父 脾气,把› 父ı的恼火语言陈⁄受人受不的气都ˇ 十岁的 陈⁄受。陈⁄ 英格曼 父的 语道“唼,还有呢还有一 哈 的黄油,“人 叫 扔掉, 没舍得还有一坛子腌 ,绿毛,有一 臭, 还蛮好的”这 他说Ł来是表 ,也是拍 屁,还是给 父鼓劲。“两天之后,‰ 一 ˇ平‰下来的。‚˚ 。 好 ,˚ 人是 界最多 最温和的人,他们不允许 园 有一根不 的树枝。”英格曼 父说道。生们虽然童 受英文教育,但是ı英格曼 父的英文她们 ˇ漏掉 汇,他的声 有感染力,足ˇ她们‹怀,因此把具体 汇 过格曼 父刚 ,房 Ł翻箱倒柜的声 。陈⁄一 问“一个”一 急往房秒钟之后, ı“都 ‚”陈⁄说“这 还有 饼”也不 么,ı这⁄ ,女 生们都向房 一。这个陈⁄刹那 徒,把她们 下那 食物 卖Ł饼是汤”‰的,越来越Œ寡的汤 没有饼毫不Ł,只是骗骗嘴 。看 三˜个 ‚›得 光水滑,好˛这 有她们的生‚ –。 的那个叫ł菱,滚˙但不肥 ,动 来泼辣, 色变得飞,拔成两根的眉毛 人们惹她。“陈⁄, 么把 们的饼给她们 ”问道。“她们” 不是说Ł来的,是骂Ł来的。 陈⁄说“她们来要的”“要 给啊”菲说。 菲是 , 以教ˇ 校老ˆ给她个 “ 菲”她只 下来。“ 哟,还ƒ食呢”黑 ı道。“ 借 们 ,天馄饨 子 Ł来,买三馄饨还 们,啊”ł菱说。“陈⁄, 聋 ”“声说。她此刻也不好惹。的不 心不如‚都 这一刻 作, 她父 的 心眼,把她“狗剩 ”扔 没 没的半塌的教 院子 ,还这个 的陈⁄背 ,这邪女人 “不关他的事,是 们自 ”ł菱说,她那两根细眉 如一对新 。“ , 说 也配搭 的˘”Ł ‡ ı脸人的态 。连女 生都 不好‚思,小声叫她“算算。”ł菱眼睛ˆ的两根 ” 结,张口是“给脸不要脸的小x”要不是后 伸Ł一只‡来, ł菱嘴,ł菱下 的 或许 以给这 女 男女性事彻底 。她嘴的是赵玉墨。房 的 骂⁄下仓库 都ı , 以她赶来把ł菱的语言污 堵回 们回处之后,好 都 头 脑 那 。她气得 身 弱,一 ⁄ 辱这 女人的 她心胸 。她恨自 没‰,†么场没想Ł那么精彩的杀伤性语言,”把它们 射ŁŒ 回 还 那 想不‰。她 进 内, 内 来。没人有 过她,这 怕的 ˇ 生;这 ›是 亲的事,而 亲现 缺 。隔⁄板,她ı ⁄下 的声 ł、弹 、 骂 。是的, 于 骂 的女人 没有男人的” 女人 骂 。中的 ı 枪 不的˚ 人把 ,把 婆 得 息无,把父 和 得不–回国,把一帮 “最后一片绿洲”来, 实 恨,ˆ 细 ,恨这个恨那个,恨恨恨 自 。她恨自 是因自 居然也有⁄下 们的身子和内 ,以这一阵慢一阵的 和滚滚而来的 热血。下午英格曼 父也Ł。陈⁄‰˝ 他往城内 一两 , ˘回来。他们不 „这个˙;倒塌的楼房和⁄的 尸使陈⁄ ⁄路。 近中门的一条小街,他们看 ˚ ƒ解五个中国士 向雨 台ˆ向 ,下˝。英格曼 父 胆子,客气⁄向带队的˚ ı,要把行的翻把他的‚思转达过 他他们‰ 种⁄脸的表 却 他 不 望 ‚˚他的 。英格曼回晚餐也没有 ,独自 “ 一小”,然后把 有的女 生们“集,把下午他看她们,他温⁄看看Œ„,说自 早晨的˛,看来Œ„是˜的, ‹之前, 这三十多人不Ł › ,是他最“的„ 。他叫陈⁄ 一仓库,看看还,过臭的、父没有说, 门口冒Ł 个 。她们 那 ,看看“ 有†么好事,有好事是看女生们个个 脸垂头,都不想有份,一个个掉头ŁŒ„叫 她们。“以后 们 – 自 的⁄ˆ,不要来。特是不要。”Œ„说。“这 是 ”一个 还是没˜。“这 是有 生的⁄ˆ。”Œ„说。英格曼 父突然说““†是‡肥 火。肥 的油多,火 这么“。”他的目光, 有人看 刚 ˙ 下现 “亮。 和Œ 们 火光 亮教主楼 下来的‚„窗,由五彩‚„”成的˚ ˚˛ 米 形纸条下 动如‰。女 们 子一 看如此丽的恐怖。火光给人们极好的却 异的 。被 得通的⁄ 和景物 这 的 中 浮。阿和陈⁄˛ 火的只是五条街 的‡肥 ,Œ„女 们刻回阁楼是个 ”ˇ 机的黄 。女 们 ‰后,叫ł菱的 们ˆ˜ ˚ 场门口 转。“ 这是要”Œ„“声说。ł菱头 ˘†么,被Œ„吓一跳,˜头掉 ⁄。她˙ 滚˙的屁股,把˜头 来。 “东 ,不啊”她ı嘻嘻的。“回 自 ⁄ˆŒ„切 性“不 , œ Ł“ 叫扬 Œ„ ”ł菱还是 ı脸。“老 们的。”“ı 没有,œ 回Œ„ 房ˆ向。“那 帮 来,回看 是个老 ,一‰口是⁄道 ˚ 腿。”她ı 来身动,身子由道 。和女Œ 们现 都 阁楼,三个窗口十张脸。十五张脸都是然,只有 以 的目光看这个下ˆ流女人如˝装˝作˛,简 是一块 么切 么滚的 。“Œ„也不问问人家†么。”ł菱一ˇ嘴。“†么”Œ„没好气⁄问。“ ł。刚 掉一副 这 , 得记得 回 缺五张”“国都 , 们还有心思玩”“又不是 们玩 的。”她说“ 说 们 这 不玩†么 啊”ł菱 道女 子们都 看她 ,身”‹都不放 ,也早不是来”的 ,一个头 心思 过,还束一根‰蓝色 带。 中的某人把赵玉墨叫来。五星 远远 对ł菱光火“ 那 †么人家给 色, 还‰染 回来”她说 ‰这 的 量 得 力,一ı 不是个 ‡口叫骂的人。“ 们叫 来的说缺玩不 来”ł菱„ ⁄说。“回来”玉墨又喊,Œ”‡, ł菱一条胳膊往回 。ł菱突然 头,对窗口 的女 们说“ 们趁早还Ł来”没人 她。“ 们 五个子玩不 来, 们缺五张也玩不 来。”ł菱女 们拉扯 生‚来。女 们 看看 看看 。有一个胆“的 她的 “也玩不 来”一声 ı。Œ„ 斥她们“† 她的东 ,还给她”女 们七嘴˘ “个要她的东 还怕生“ 害 呢”ł菱给这 气,对她们喊“对, ˛ 一身的 “ , 水都流,个 的过给个”女 们 Ł一声作 的 。有两个窗口 ŁŁ来,是Œł菱 的,但没有中 。玉墨ł菱往房菱半身和两条腿 劲,脚往前 ,身还 后 和女 们叫阵“ 得 那 个 ł是 ˛ 门下的 子, 门过“ 给那‡ 的,东 来的”她⁄ı 来,突然 哟一声,身体玉墨的 下 脱, 玉墨对边看热闹的陈⁄说“她 们 ”似 陈⁄ˇƒ她,因此她这 ⁄ 状。女 生们ı,不Œ„的 令,朝眼看要撤˘的 们喊道“过来 还东 给 ”ł菱果然 回来。阁楼窗口一 一 的童 头下 ,是“Œ小异的少女脸蛋,她朝那脸蛋† 头,伸Ł‡ “还给 啊”叫ł小的女 生说“›啊”赵玉墨看Ł女 生居心不良,又叫 来“ł菱 气好不好”她叫一步,三个窗口Œ”扔下玩 的猪 ˇ头, 如她们的心 一 ,‡ 一 ,ł菱头ˇ ˜五个,或˜˚ 都被砸„对女 们˝道“†的ł小, 是其中一个”但 此刻推‰其他Œ ,说“不是小,是 。 的。”玉墨仔细看 一眼,看得 脊 ˇ一 。 如被 或˜对眼,“† 是这感觉。ł菱不依不饶,一 要Œ„惩办小 ‡。 玉墨对她说“算, 。”ł菱说“凭†么算”ł菱露Ł她的家乡 。 来她是ˆ人,来自一带。玉墨说“ 凭人家赏 个老鼠洞 。 凭人家要”受 们这 的人, 凭 们不„‚不 趣给脸不要脸。 凭 们生不如人, 不如 , ‹ ,糟蹋‹糟蹋。”女 们愣。Œ„一脸糊涂,他虽然是扬 Œ„,虽然 以‰扬 想问 ,但玉墨的 他‰扬 思维也翻不好。多 后 ‚„骂女 ,骂Œ„,也骂 人,使女 们 纯洁净而使她们 越, 人必玉墨›的贱。( 来自金陵十三钗 三晚,火光更亮,亮得女 们都无Œ 睡, 边是ł小的 ,ł小的父亲是 ˙最“富翁之一。他的买卖–港、新加坡、˚ 。˙抵抗˚货的”,她父亲把˚ 货 换商Ł,按国货Ł售,一 都没有折 。他葡萄 –酒生‚,成吨的ł‹葡萄酒都是他‰廉价‚购的生丝换的。 –弥撒‰的ł酒,也都是他捐赠。一ˆ三七 十 十三˚这天 晚, ⁄下 仓库 的‡ 女人们的,˜是ł小父亲捐的ł酒。对ł小父亲ł智仁的研究, „ 要–得彻底,因 ˜ 写的这个故事 ,他ł要 个龙 。现还不是他Ł场⁄的”。ł小和 的关系很妙, 天两人是至好,天又†也不 „†。ł小是个漂亮女 ,好˛不‹漂亮女 容容慕她、›望她友谊的女 。 是这么个女 。 因她 不 小,因她 拔尖,算 ,但有小 ‡无 的Ł头之˚,这 的一对女 ,往往有被虐和施虐的关系,并且被虐一ˆ和施虐一ˆ 互换置。小把一条胳膊搭 ,试探她是, 觉得 不ˇ自尊,因小昨天是 菲的友, 天傍晚小‰猪 ˇ砸那个叫ł菱的 , 心罪 , 是要小自 的变心而自。果然, 一 把小的心征 。小 自 的胳膊 加压力, 动一下。“ 醒”小耳语。“†么”装刚醒。小 耳说“ 说一个最好看”愣一下,‹小 的是女们,她其实†也没看清;不屑于看清, 叫玉墨的那个女人的脊 。但她不想 小的兴;刚刚弥 的友 最是甜蜜 嫩。“ 看呢”她 问,Œ”翻身把脸对小。“那 们 小说。来女 们都一 ,对 来的下ˆ流女人 又魔,她们一想腿 生,女 们 脸ł⁄“啊哟”一声, 她们莫的体内 动。罪过 来是有魅力的,她们不–想不的罪过事物似 以这–小悄悄来子 ,火光把院子 得金黄透。草坪中央苍老的 国 核桃树顶“树冠,光秃秃的枝桠Œ向天空,如Œ倒植的树向金黄 晚 根,一股 的焦臭 气流 浮动。两个女 子 ,‹ Ł来要†么。好˛ 看看英格曼 父的ł砖小楼是 。又好˛ 看看Œ„的卧 窗口是光。然而, 弹奏的 符敲醒她们。⁄下仓库的天 板 ˜达 的“腿。沿房往后 , ˇ看 仓库的透气孔。一 三个透气孔,罩的铁网生很的锈。透气孔现 是 和小的窥奏是 ı‡ 下 Ł的。 ı生得小巧玲珑,桃子形的脸,遮整天都眉‰眼ı,遮个脸,她整天都 气,人家借她米还她稻似的。不 , ı是个 人,若不是这副贱,足以颠倒众生。两个女 通过窥口进行的 ,初 结果˙ Ł。仓库˙不是仓库,是一条⁄下 ,她们的ł绿被褥, 貂 , 挂 肠火腿的钩子空, ˜盒的锡纸,挂五彩缤纷的绿中、纱巾、乳罩、肚兜˜个女人围一个酒桶 放一块房的“板,Œ ⁄搓 ł。看来缺五张并没有败她们的玩兴。每人 前还一个碗,装的是ł酒。“呢喃 一圈 ”ı说。呢喃‰塗ı丹的‡ 拉一下右眼的下眼 。这个哑语女 们都懂;少妄想 ; 眼 看 。“ 哟, ” ı说。 呢喃的酒碗一“口酒。“那 那 两 来。”玉墨逗她⁄一ı。“ 的 楼,看一下 有†么。”ł菱说“都是 扬 Œ„ 那房隔壁。”“ 也看 ”黑 女人说。“玉笙 一块ł菱说。两个女 对看一眼,又看看叫玉笙的女人那么个黑 还“玉”呢“那么多 下来, 们 们 进修道院 。”ł菱说,推倒一副,她和。小钞、角子都她 拉前。“饭。”玉墨说。“玉笙, 那“肚汉,子 舍饭划得来。”呢喃说。“ 子要有讲扬 的和 陪, 呢。”ł菱ı嘻嘻⁄说。“修道院 不叫 子 ,玉墨”“叫†么都一 ,都是 素饭,睡素觉。”玉墨说。“ 素饭也罢,素觉‹睡哟,玉笙”说“家 一声“ı。玉笙Œ 一把ˇ向ł菱 家ı得更ł菱 天 ł ,以后非 ł下 。玉笙和ł菱 杀。玉笙说“ł菱 急,晚 尝荤,和 扯个 条, 晚 不‰睡素觉”ł菱–一个‡ ,两个女 不懂,但 ‹那个很下流的‡

    注意事项

    本文(《金陵十三钗》(全本)作者:严歌苓)为本站会员(admin)主动上传,悦读文库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,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,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。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,请立即通知悦读文库(发送邮件至[email protected]或直接QQ联系客服),我们立即给予删除!

    温馨提示: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,重复下载不扣分。




    [email protected] 2008-2017 悦读文库网站版权所有
    经营许可证编号:京ICP备18064502号-1

    页脚二维码
    收起
    展开